從征服北極─窺探你我內心的那努瓦特

一個擁有成就的穩重企業家,
一個身經百鍊的勇敢冒險家,
和一個對前途抱持夢想的樂觀大學生。
他們同時踏上了沒有盡頭的磁北極,
展開了一場冰天雪地的馬拉松競賽,
是甚麼原因,讓這樣的組合勝過了那些專業人士
在這場暴風雪中拿下了第三名的佳績?
征服北極是一部什麼樣的紀錄片?

  《征服北極》看到這樣的片名,會如何去想像它呢?就是他是要表達什麼意思的片子?他是一部搞笑片?還是一部勵志片?如果單純只是從影片內容來看,他應該是三個台灣人到北極不時唱著台語歌來提升士氣的搞笑片,可是在這部片的背後,隱藏著激勵人心的動人因子。
  如果,你已經習慣好萊屋的聲光效果,那麼這部片可能會讓你失望,因為,他沒有精美的3D動畫,沒有驚心動魄與北極熊的大戰場面,甚至口述多餘真實體驗的畫面,他只是一部紀錄著實際情形的記錄片。但,這不代表他不是一部好片,在某種層面來說。確實是一部值得省思的好片。
征服北極的製片過程
  臺灣影藝學院在征服北極上映之前,其實已經先找了征服北極的製片─朱詩倩老師,來跟大家暢談征服北極的製片過程。朱詩倩老師表示,這次的拍攝過程不論是導演、攝影等全由楊力州導演一個人負責,因為去北極的花費太高,所以只能讓導演一個人前往北極拍攝這支紀錄片,他們唯一能做的只是在出發前,幫導演想好一切可能發生的事情,然後做好最完整的準備。
  然而,一切的想像並非如預期設想那樣的簡單,誰也沒料到在那樣寒冷的地方,電池一拿出來不到三十分鐘就會沒電,誰也沒料到在負四十度的地方煮水要花兩個小時才會沸騰,誰也沒料到原來穿了雪衣包了三層手套,衣服裡面的溫度還是零下十度,甚至,沒有人知道原來坐在雪車上抱著攝影機拍攝,是看不到鏡頭的,只能任憑著導演多年的經驗,猜測著這樣的角度可以拍攝到甚麼樣的畫面取景。這些艱辛是我們在電影院內沒辦法看見的。
  在這樣困難重重的情況之下,導演一人帶著五架攝影機,支身前往加拿大, 楊力州導演必須在那樣惡劣的環境之下,想盡辦法讓這部紀錄片誕生,在一個人都很難生存的環境之下,拍攝這樣的紀錄片困難點是很高的。然而導演卻還是在每天檢查手有沒有凍傷的情況下,完成了所有拍攝過程。雖然,中華民國是第一個前往北極拍下賽程紀錄片的國家,也獲得大會的支持與幫助,但是環境過於惡劣,人力所能幫助的有限,除了導演的毅力之外,演員們想走下去的決心,絕對是不容忽視的,楊力州導演在臺灣影藝學院舉辦的征服北極座談會中便談到「好幾次我都告訴他們,如果想放棄就勇敢說出來,那麼我們就回台灣。可是,他們每個人都用很冷漠的眼神看著我,似乎看透了只有我想回台灣的心情。」
得來不易的第三名
  其實,征服北極裡面有很多笑點很低的笑話,或許再看那些笑話的時候,常常有人質疑「這群人是怎麼回事阿?在那麼冷的地方,還說了那麼冷的笑話」,不過,就如楊力州導演說說的,那些笑點其實就是他們能夠支持下去的能量。在那樣的環境之中,紛紛有隊伍因為身體不適,或者是心裡的不適,更甚為內鬥內鬨而退出比賽之當下,台灣代表隊沒有別人的專業,沒有別人的老練,卻可以從容的拿下第三名的佳績,並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臺灣影藝學院舉辦的征服北極座談會中,演員之一陳彥博便談到,台灣隊之所以可以拿下第三名,應該就是大家都抱持著善盡己任的態度,每個人都有自己要負責的事情,劉柏園大哥必須擔任大哥的角色穩定軍心,林義傑老師則是發揮自己的經驗,帶領大家度過難關,而自己抱持著開朗樂觀的心情,炒熱團隊氣氛,每個人都在自己的位置上,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就像一部汽車,如果少了一個螺絲,就沒辦法行駛一樣,當他們在惡劣的環境中,遇到挫折的時候就以歌聲或是笑話帶過低潮的心情,當同伴們有點爭執的時候,大家就適時的停止,然後再以冷笑話打破沉悶的氣氛,他說到能夠走完那段艱辛的旅程,絕對不是一個人的功勞,而是大家互相幫助打氣的原因,以及大家都有著共同的目標,抱持著樂觀開朗的態度。
  的確,在那樣惡劣的環境之下,如果大家不能夠互相幫助,確實會更添行進的困難,就像不論是多專業的隊伍,萬一起鬨終究逃不過被淘汰的命運。楊力州導演也提到當時,他並非全程跟著台灣的隊伍前進,因此他有很多機會可以看到其他隊伍的狀況,除了有一些隊伍因為凍傷太過嚴重只能以棄賽保全性命之外,大多數人是因為自己心裡害怕,或者隊伍內鬨而到不了終點,最終只能選擇放棄。如果說台灣代表隊是因為懵懵懂懂,以出生之犢不怕虎的心情完成了比賽,到不如說台灣隊的團結以及樂觀心情換得了比賽的成功。
  台灣隊沒有中法聯隊那種挑戰珠峰七次的人才,也沒有對抗北極熊的刺激場面,但是當台灣代表隊遭受北極熊攻擊時,他們在帳篷裡面,還能藏住自己內心的害怕,以開朗的心情讓其他隊員也能鎮定下來,一起度過那種可能死於非命的恐懼。想像當下,如果有人亂了陣腳,很可能全隊都遭受到北極熊的攻擊,甚至可能自相殘殺,而這一切都讓EQ高於一般人的三人一起化解了。
老劉熱狗麵的熱情感動
  除了楊力州導演以及陳彥博演員之外,值得一提的是這部電影背後,還有一個令人感動的故事,那就是電影中那個成功的五年級企業家─劉柏園先生,他不但是老劉熱狗麵的主廚,還是國內知名遊戲公司的執行長,他不但支援了這次拍片的成本,甚至還將征服北極票房所得,全數捐給公益團體。當楊力州導演在座談會上這樣告訴我們的時候,那種感動是可以讓冬雪瞬間融化的。在那樣險惡的大自然中,人心卻是如此的熱情,絲毫沒有被外在的溫度給冷凍了,可以想像當時台灣隊的參賽者,吃下老劉熱狗麵的時候,那心情是有多麼感動的。
  就像影片中當老劉失溫的時候,林義傑正在幫老劉修理拖行行李的器具,老劉充滿不好意思的說:「不好意思都讓你一個人做。」林義傑回答:「那沒甚麼,大家都是互相幫助。」這樣不分你我的想法,真的很讓人感動。就是因為三人都有這樣的精神,所以三人才有辦法走完那樣的旅程。沒有人在這旅程中想要放棄,大家都盡量的不讓自己的情緒影響到別人,所以常常說著冷笑話來炒熱氣氛,這是支持著他們三人一起完成夢想的因素之一。

征服心中的那努瓦特

  每當拍攝一部紀錄片時,導演的心裡都會有一個預想的藍圖,拍攝征服北極前也是一樣的,導演曾經預想這個紀錄片將是記載著一群人在寒冷的北極廝殺,人性在艱難環境中有多麼險惡,也許為了自己的生存,可能像大逃殺的情節一樣不惜犧牲隊友的生命已達成自己的目的。這樣的刻版印象,很快的被推翻了,迎面而來的是完全相反的故事,導演說:「在那樣的負向的環境底下,只有透過笑才是活下去的動力」這也是導演拍攝這部紀錄片最大的收穫,導演拍攝紀錄片已經有多年的時間,他之所以喜歡紀錄片也是因為他認為,他每拍攝一部紀錄片,就是多了一個歷練,自己也成長了許多。事實上,在拍完水蜜桃阿嬤的時候,導演一度想放棄拍紀錄片的生活,他開始只拍廣告,想要從此把紀錄片變成他人生中的一個回憶。
  然而,在某種機緣之下,楊力州導演得知有這樣的一個企畫案,北極對導演而言是一個重要的地方,在求學過程中,便有一部經典的紀錄片《北方的南努克》深植導演的心中,因此北極對於導演而言,是一個相當吸引人的名詞。當這樣的機緣產生之後,導演便決定要前往北極替他們拍攝這樣的一之紀錄片,事實上,在這樣的決定過程中,導演是否已經跨越了自己心中的那努瓦特呢?我想是的,就《水蜜桃阿嬤》風波帶來的風風雨雨,使楊力州導演毅然決然的放棄紀錄片,如果沒有跨越那樣的障礙,是無法前往北極拍攝這樣的紀錄片,甚至跨越了內心的鴻溝,激勵了自己,讓從不願意為戲宣傳的他,賣力的在電視上跳舞,就是為了要宣傳這部電影,可以見得《征服北極》對於導演所產生的影響,正面多於負面,我想這正是激勵人心的感動。
  唯最後導演對於台灣紀錄片始終無法得到觀眾的認同提出了疑問?為什麼台灣的觀眾始終不願意到電影院觀看紀錄片呢?這之間究竟出了甚麼樣的問題,紀錄片是否也有一個那努瓦特需要大家去跨越,才能締造出《海角七號》的奇蹟呢?值得大家深省。

文/莊豐如
創作者介紹

in89豪華數位影城

in89豪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