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德克.巴萊 上 太陽旗
賽德克.巴萊 中 彩虹橋

當信仰彩虹的賽德克族,對上信仰太陽的日本大和民族,雙方各執立場而戰。只是無論是信仰彩虹,還是太陽,他們信仰的,是同一片天空…。     ─魏德聖


  這不是電影的一部分,而是屬於我很個人的觀點和解讀。

  我在電影還沒有上映前,就已經拜讀了「嚴云農」改寫劇本的小說,一幕又一幕有畫面的文字震撼著我,即使是人在外地出差的夜晚,仍舊無視著身體的疲憊,徹夜將書一鼓作氣的讀完,不是為了獲得那一絲絲「先睹為快」的滋味,而是留下更多的時間,去品味導演魏德聖所堆疊的巨塔。

  當然同一個時間,平行發展了很多和賽德克.巴萊衍生的新聞,諸如「賽德克.巴萊」名稱的註冊,因為海角七號的時期,魏德聖導演吃了許多悶虧,這次因為整個製作期夠長夠龐大,所以回頭處理這些問題時,卻衍生了更為複雜的誰有權利,或者是誰是權利人的問題。

  接下來是霧社街的存廢問題,又成為眾人的政治角力戰場;單純的商業拍片作為,忽然因為史上第一的超大製作,一時間公部門又跟著積極插科打渾如此這般,變得更為複雜的議題時,使得應該要成為一樁美事的霧社街,又是弄成一股亂流,好事者又在媒體版面加以推波助瀾,雖然過程還算令人接受,不過也是個賽德克.巴萊上映前,烏煙瘴氣的番外篇。

  就在賽德克.巴萊參與影展的同時,和中國八竿子打不著的故事,卻硬生生的冠上了中國出品,加上真的應該要積極,卻沒有積極及時處置的政府部門,讓這部電影前往影展的同時,面臨著如同花岡一郎、花岡二郎的尷尬處境。

  莫那魯道給予那個時代深刻的震撼,卻沒有因此為這片土地上的人們,帶來權利和人性的昇華,即使在莫那魯道的遺體被發現之後,仍舊被日本人以「勝利文物」在霧社街公開展示,甚至國民政府交接時,某個偶然的陰錯陽差,才在台灣大學人類學系當中發現莫那魯道遺骨,幾經原住民的爭取和折衷,英雄終於回到自己的領域裡安息長眠。

  從姊妹原事件到味方蕃的自相殘殺,日本人再厲害的武器,其實都打不進這個社會裡的堅毅,只有看到自相矛盾的時候,才是整個部族最大的悲劇。八○餘年前的出草反壓迫運動,一起看到最近上演前的風雨和波折,我們似乎遺忘了同一片土地的呼吸,和同一片生活的天空。

後記
  賽德克.巴萊的消息出來之前,我就十分關注著這部電影的動向和發展,除了因為自己喜愛電影和打混在這個領域以外,我在今年的五月意外受邀,前往當時沸沸揚揚的霧社街,頓時覺得賽德克.巴萊距離我意外的近。(並非賣弄,而是給予賽德克.巴萊以外更多的現實想像,當然今年九月就會開放霧社街,為期一年的時間,將會看到比我們看到的霧社街更為精緻)

















  另外,不得不佩服五億導演的七億製作,對於過去長時間賣弄民族情感的電影操作,只要大帽子「國片」一戴上,大概就是保住了相當的票房,不過這些年台灣市場漸漸成熟,電影民族主義不再是票房保證書(或者是爛片已經蝕掉大部分的民族主義),回歸於電影打全球市場的決心下,拍片認真還原時代的美術和用心,看到這些日治時期的環境和文物如此細緻,對比著當年日本人所留下來的紀錄,這兩張預購的電影票,都值得了。

資料來源:中央研究院台灣多樣性知識網


↑莫那魯道(中)


↑花岡一郎(右)、花岡二郎(左)


↑花岡二郎寫的遺書


↑花岡一郎之妻花子(右)、花岡二郎之妻初子(左)



↑霧社事件之後的霧社街


↑前一年的公學校運動會


↑公學校遭受出草之後的模樣


↑躲到校長學校宿舍廁所內的13名兒童全遭殺害


↑準備出征的台中大隊,中央敬禮的就是鐮田守備司令官


↑日本台北駐軍山砲隊攻擊情形


↑取得槍械武力的味方蕃

※執行有償專案合作,轉貼、引用及複製前請先閱讀:版權聲明

in89 豪華數位影院
in89豪華數位影院官方部落格
地址:台北市武昌街二段89號
TEL : 02-23315077

創作者介紹

in89豪華數位影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