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萬聖節到來,美國人總愛打扮得鬼模鬼樣,到處舉辦狂歡派對,大玩一身的鬼玩意兒,而勢必在電影院大行其道的恐怖片,像不厭其煩的小鬼挨家挨戶來嚇人,年年從不缺席的【奪魂鋸】就算不是鬼,也要依照傳統禮俗,六度敲響你家的門,如果不給糖,就讓你「不舒服」!

秉持「觀眾巴不得快結束這一切」的宗旨,【奪魂鋸 6】開場五分鐘便深陷駭人的殺人遊戲中,重現拿刀自鋸的經典畫面,慘白的臉孔、不斷抽搐的身體、大範圍的噁心傷口,逼得我一開始乖乖亮出「指縫遮住視線」的王牌,但仍止不住我心如刀割的吶喊,更擔心電影結束後座椅會不會出現一道道猶如金鋼狼的抓痕,久久無法釋懷。

我承認我是個遜咖,然而【奪魂鋸】系列能持續推陳出新,不失被影迷奉為經典的複雜殺人布局、人心的預測與大逆轉式結局,才是維持人氣的指標。如同片名,若片中沒有出現鋸人骨的恐怖電動鋸便失去原創精神,雖然【奪魂鋸】的靈魂人物:喪心病狂的殺人魔「拼圖殺人狂」早在前集死去,這集仍陰魂不散的出現於回憶、分鏡與推理之間,到底劇情會從密室中岔出多麼令人意想不到的發展路線,即使觀眾被玩到掛千遍也不厭倦。

【奪魂鋸】系列另一個向來深獲影迷好評的經典元素,就是會教訓不懂得珍惜生命的罪犯,無論各行各業,而【奪魂鋸 6】這次鎖定的殺人對象,肯定會讓許多美國人鼓掌叫好、大快人心。在「拼圖殺人狂」的回憶錄當中,曾對他的保險業務專員說:「我有的是錢,但這是原則問題,在遙遠東方的人健康時花大錢買保險,買的就是一定可以給付的保險。」其中的保險指的是全民健康保險,也可以說他指的就是台灣的健保。

可能很多台灣人並不知道,雖然台灣的全民健保制度有讓人詬病的地方,相較於全世界算得上數一數二,許多國家認為台灣推行的健保經驗簡直是奇蹟。反觀美國卻是全球已開發國家中唯一沒有全民健保的國家,人民必須自行向私營保險公司投保,以四口之家為例,每個月最少得支付 900美元,並且年年喊漲,保費貴得嚇人,大公司或許願意全額負擔員工與家眷的健保費用,但小公司未必有如此好康,一旦失業更可能因繳不出龐大的保費與醫療支出而面臨破產的命運。

將健保交由自由市場運作的結果,有錢未必買得到保險,保險公司常為自身利益,用盡各種理由拒保。即使繳交保費十幾年,生病時保險公司也可能翻臉不認人,駁回保險給付的請求,逼使客戶自謀生路。保險公司種種的不擇手段,在【奪魂鋸 6】表露無遺,接受保單時審查相當寬鬆,直到客戶出了問題,才開始翻舊帳,甚至設立專責小組,以最高標準檢視客戶的健康狀況,絲毫不放過任何能夠駁回給付的條件,吃人不吐骨頭的行徑,比起電影血肉模糊的慘忍,更有過之而無不及。

【奪魂鋸 6】中恐怖的殺人手法依然包羅萬象,表面上,被害人是被迫玩著自相殘殺的死亡遊戲,實際上,是為過去所犯的罪行救贖,不免讓人感嘆,無論現實與電影的最終結局是否相同,都有一種令人「不可反抗」的無力感啊!(文字 / Sean)

chu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