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陽
中文片名:陽陽
英文片名:YANG YANG
監製:李崗
編導:鄭有傑
演員:張榕容(《一年之初》、《渺渺》)
   張睿家(《盛夏光年》、《夏天的尾巴》)
   黃健瑋(《詭絲》、《一年之初》)
   何思慧
   朱陸豪
   于台煙
類型:愛情、劇情  
級別:保護級  
語言:國語  
片長:111分鐘
製作:崗華影視
發行:雷公電影、崗華影視
上映日期:2009年8月7日
陽陽海報
2009柏林影展「電影大觀」單元
2009香港國際電影節推薦十大必看佳片
2009台北電影節開幕片

★ 李崗台灣電影「推手計畫」首部劇情長片
★ 台北電影獎百萬得主《一年之初》導演鄭有傑再次力作
★ 新生代演員張榕容、張睿家、黃健瑋飆演技突破演出

劇情大綱

「所以妳會講法文嘍?」從小到大,中法混血兒陽陽老被問起這個問題。她習慣微笑以對,但笑容總有點尷尬──她從未見過法籍生父,一句法文也不會講。母親再嫁組成的新家庭沒能填補缺憾,生命中的短暫激情也無法治療孤獨,一切對愛的追尋終歸徒然……然後意想不到的事件發生,陽陽離開了她所摯愛的一切。

九個月後,一個人的她踏入演藝圈,混血兒外表現在成了賣點,她必須時時扮演自小排斥的「法國人」角色…在種種的衝突掙扎裡,陽陽將如何面對自己親情、友情、愛情的傷痛?3.jpg

演員介紹

張榕容(飾 張欣陽)張榕容
出生於法國,拍過司迪麥、可伶可俐、荷蘭銀行等膾炙人口的廣告,曾參與《貧窮貴公子》、《熱情仲夏》等電視劇演出,還曾以公共電視《寶藏筆記簿》入圍金鐘獎兒童節目主持人入圍金鐘獎兒童節目主持人。近年來活躍於大銀幕,電影作品包括《起毛球了》、《一年之初》、《單車上路》、《花吃了那女孩》等,2008年以《渺渺》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及亞洲電影大獎最佳新人。2009年台北電影獎入選影片中,就有五部是張榕容演出作品,演藝聲勢銳不可擋。

《陽陽》為張榕容首挑大樑的作品,除了要在角色心理上多所揣摩,因陽陽在片中是田徑隊員,張榕容在開拍前就得接受密集體能訓練,相當辛苦。此外,片中還有激情床戲,過去常演女同志角色的她,也在本片首度獻出和男人的螢幕初吻,讓她直呼「這部戲的挑戰超大的」。面對導演崇尚真實的電影概念,她說在本片最大的收穫是「把比較不那麼真實不那麼自然的地方收起來,然後試著用最自然最真實的演技去演出。」


張睿家(飾 黃紹恩)張睿家
以演出廣告及MV起家,2003年電視劇《七年級生》為其首部戲劇作品,其後陸續參與《愛情合約》、《惡男宅急電》、《東方茱麗葉》等知名偶像劇演出。2006年以《盛夏光年》躍登大銀幕,獲該年金馬獎最佳新人獎,2007年於電影《夏天的尾巴》出任男主角,2009年不但在《絕命派對》、《魚狗》、《軌道》等多部不同類型電影中現身,並參與鴻鴻執導之《醜男子》,首度挑戰舞台劇演出。

在本片,他飾演優柔寡斷的田徑隊學長,帶給陽陽甜蜜卻也傷痛的愛情體驗。從沒和張睿家合作過的鄭有傑,一開始選定他出任男主角純粹只是出於直覺,但實際合作後大感驚喜。鄭有傑說張睿家「就像個大孩子,聰明、誠懇不帶心機,而且相當認真敬業」,最讓鄭有傑感到滿意的是,「他有一種無辜的眼神,最後比我想像的更趨近黃紹恩這個角色」。


黃健瑋(飾 吳鳴人)黃健瑋
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畢業,在學期間即嶄露頭角,參與多位劇場名導作品,迄今累積劇場演出無數。2001年首度演出電影《石碇的夏天》,即抱回台北電影節最佳新人獎,並成為該片導演鄭有傑固定班底,於其執導之《一年之初》及《陽陽》演出要角。此外,在《詭絲》、《刺青》、《流浪神狗人》等電影及《赴宴》、《四十五度C天空下》、《愛殺十七》、《天使情人》、《波麗士大人》、《痞子英雄》等電視劇中,亦可看到其身影。

在《陽陽》一片,黃健瑋飾演一直給予陽陽支持鼓勵的藝人經紀,大大展現熟男魅力。向來被視為實力派演員為他,對於劇場與電影兩種不同媒介的表演自信表示「我沒有什麼調適的問題」。導演鄭有傑和黃健瑋是多年好友,默契極佳,吳鳴人這個角色的許多細節都是黃健瑋的自己發展出來的,鄭有傑還因為曾看過黃健瑋在舞台劇裡跳探戈,覺得相當好看,特別在片中安排探戈橋段。劇中演員也對黃健瑋推崇備至,張睿家表示在合作期間,好幾次都覺得「哇,這個演員好厲害」,張榕容則覺得「到最後他根本就已經投入了吳鳴人這個角色」。

何思慧(飾 陳靖如)何思慧
台北教育大學體育系學生,從小就是田徑好手,曾經多次奪得短跑及跳遠項目獎牌,科班背景讓她自試鏡中脫穎而出。在本片飾演對陽陽有瑜亮心結的好友,雖是首次參與戲劇演出,但表現不俗。導演鄭有傑誇讚她是「這部片最大的驚喜」,認為何思慧在無意識的狀況下,做到了一些經驗豐富的演員也不一定做得到的東西。


朱陸豪(飾 陳教練/小如父親)朱陸豪
台灣國劇界的國寶級藝人,多次應邀赴歐美等地演出《美猴王》《鍾馗》等戲,深受國內外文藝觀眾喜愛,法國費加洛日報更評其為「本世紀最偉大的猴王」。傳統戲曲之外,亦積極參與電視劇演出,作品包括《將軍碑》、《孤戀花》、《赴宴》等,2004年以《寒夜續曲》一劇獲金鐘獎最佳男配角,2006年再以《窗外有藍天》入圍金鐘最佳男主角獎。

朱陸豪在本片飾演陽陽和小如的教練兼父親,鄭有傑認為朱陸豪的經驗及特質,讓這個原來在劇本中刻板嚴格的角色「多了一點層次、多了一點溫暖」。

于台煙(飾 張媽媽)于台煙
歌手出身,1986年以「化妝舞會」一曲走紅,以輕柔嗓音在歌壇屹立多年,前後出版《化裝舞會》、《是你在說抱歉嗎》、《她的安靜是假裝》等十多張專輯,並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唱。2008年開始戲劇演出。

《陽陽》為于台煙首部電影作品,飾演女主角陽陽的母親。她和張榕容之間許多場戲都是現場即興出來的,導演表示她兩人間有著奇妙的化學作用,正好完美詮釋了他想展現的「親密而有距離感的親子關係」。于台煙在劇中雖然演的是母親,但個性造型都頗為前衛,片中陽陽常叫媽媽「正妹」,戲外大家也一致同意于台煙「真的就是個正妹啊」,尤其年輕演員們更是對於她的搞笑性格備感親切。戲劇之路起步較晚,首部電影就得演媽,她自己打趣地說「以前的歌手是被塑造的,現在不大一樣,所以我很可惜啦,我如果早一點來演戲的話,就可以演十八歲的少女了」。10.jpg


製作團隊

導演/編劇 鄭有傑鄭有傑

1977年出生於台灣台南,台灣大學經濟系畢業。鄭有傑從小就對電影極感興趣,大一時開始和朋友以V8攝影機隨興創作,不久接觸到戲劇和表演藝術,主演了多部學生電影並嘗試劇本創作。大三時完成第一部16mm短片《私顏》,擔任編劇、導演、演員,獲得2002年台北電影節學生電影金獅獎評審團特別獎。之後,鄭有傑決定休學,專心拍攝第二部16mm短片《石碇的夏天》,該片獲得第三十八屆金馬獎最佳創作短片和2002年台北電影節專業競賽最佳劇情片等大獎,同時也獲釜山、溫哥華等國際影展邀約。除此之外,亦曾拍攝台灣、日本歌手之MV,及多媒體劇場之影像創作。

2003年第一部長片作品《一年之初》獲國片輔導金補助,劇本亦入選民國92年度優良電影劇本,作品完成後,奪得2006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台灣新電影獎「最佳新導演」等多項大獎,並入選威尼斯影展「影評人週」單元,以及多個國際影展邀約放映。

第二部長片《陽陽》籌畫之初即獲各方矚目,除再次獲國片輔導金外,也入選2007年釜山電影節「亞洲電影資助計畫」(PPP),2009年初甫製作完成,即入選柏林影展「電影大觀」單元。

除了導演工作外,鄭有傑持續演戲,曾在《刺青》、《九降風》電影中客串,並主演《海巡尖兵》、《爸爸的手指頭》等短片,2008年演出電視劇《波麗士大人》要角「潘士淵」廣受歡迎。

目前鄭有傑以導演、演員身份活躍於台灣影視界。


監製 李崗李崗
1957年出生於台灣。現任雷公電影公司負責人,台北市片商公會理事、中華民國電影事業發展基金會董事。曾任影評人、MTV/廣告/電視/電影導演、專欄作家、電視台電影藝文節目主持人等。1994年以《新老殘遊記》劇本獲台灣新聞局優良劇本獎,自此展開電影生涯。1998年導演處女作《條子阿不拉》榮獲新聞局電影一千萬輔導金首選作品,贏得台北電影節特別獎,並獲多個國際影展邀約。2002年,為落實電影、電視的拍攝製作和行銷,成立雷公電影有限公司及崗華影視傳播有限公司。2007年,李崗導演將以崗華影視傳播公司為中心,為培植台灣新銳導演,展開台灣電影之「推手計畫」。目前「推手計畫」製作電影有《星光傳奇》及《陽陽》等,並有《茱麗葉》等電影籌拍中。

攝影師 包軒鳴(Jake POLLOCK)攝影師 包軒鳴(Jake POLLOCK)
近年活躍於台灣的美籍攝影師。美國紐約大學電視電影製作系畢(1993-1996),攝影風格獨特、深具個性,迄今電影作品包括《穿牆人》(鴻鴻)、《松鼠自殺事件》(吳米森導演)、《一年之初》(鄭有傑導演)、《海巡尖兵》(林書宇導演)、《消失的手》(陳宏一導演)等,曾獲台北電影節評審團特別獎、Wasserman影展最佳攝影等獎項。

配樂 林強林強
1990年以歌手身分出道,一首「向前走」讓他一舉成名,開創台語流行樂風潮。其後侯孝賢邀請林強在《戲夢人生》演出台灣布袋戲大師李天祿,林強與電影的密切關係隨之展開,除了戲劇演出之外,亦為多部電影譜寫配樂,作品包括侯孝賢執導的《少年吔,安啦!》、《只要為你活一天》、《南國再見,南國》、《千禧曼波》以及賈璋柯的《三峽好人》、《東》等,並曾獲金馬獎最佳電影歌曲、最佳電影配樂獎。近年林強之音樂創作以實驗電子曲風為主,目前林強除了從事DJ工作,也在電子樂作品中大量汲取傳統民間音樂元素,致力於台灣傳統音樂和電子音樂的融合和推廣。


製作花絮

◎ 源起
「怎麼會想到要拍以混血兒為主題的電影?」這是觀眾最常提出的問題。其實本片故事靈感來源確實就是女主角張榕容。導演鄭有傑三年前拍攝《一年之初》時結識中法混血兒演員張榕容,感受到她的樂觀、勇敢、以及善良。鄭有傑說:「那是一種純粹的美麗,深深感動了我。於是她啟發了我撰寫《陽陽》這部電影的劇本。」

◎ 兩年的蘊釀──商業或藝術?
  2007年鄭有傑拿著劇本初稿和剛展開「推手計畫」的監製李崗商談,編劇出身的李崗明確表示希望可以將劇本發展為敘事完整的「三幕劇」結構,朝「商業電影」的方向努力。鄭有傑在《一年之初》後,也希望自己拍的電影能「越多人喜歡越好」,於是在此共識下開始工作。然而劇本經歷過多稿,怎麼樣都覺得不太對勁,讓鄭有傑感到十分灰心。就這麼過了一年半,因為輔導金電影有交片期限,到了一定得開拍前,鄭有傑甚至問監製李崗是不是該放棄,李崗當時告訴他「你就放鬆做你自己就好了,放鬆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總顧問李安也叮囑「電影創作者一定要對自己誠實」,這才讓鄭有傑決定本片的風格走向。

◎ 最佳合作班底
  除了難產的劇本之外,原本屬意的夢幻團隊差點破局,也曾讓導演蒙生退意,幸而最終大家能夠橋出檔期參與拍攝。鄭有傑說:「一般觀眾可能不會知道這個班底有多難得,在我心中那是最佳團隊。」

  夢幻組合成員大半來自鄭有傑首部長片《一年之初》班底,其中包括美籍攝影師包軒鳴(Jake Pollock)。鄭有傑自承在視覺方面並不強,攝影風格強烈的Jake 剛好可以補足這個部份。另一位夢幻成員是《九降風》導演林書宇,他和鄭有傑是多年好友,兩人在剛開始拍攝短片時即結識,一路以來總會互相討論劇本、交換心得,這次特地情義相挺出任副導。「雖然這次幾乎是《一年之初》的原班人員,但有書宇在就很不一樣。他幫我處理很多事,讓我可以放心往前衝。」鄭有傑感激地說。

劇組鐵三角雖然默契十足,但合作氣氛可不和樂。鄭有傑表明「我喜歡跟不聽我話的人合作」,因為他很依賴每一個參與的人對於電影的堅持。林書宇和Jake也同樣是具有強烈主見且固執的人,三人之間常起衝突,在拍片現場的張力之強,連演員都感覺得到,甚至曾把一位演員嚇哭。衝撞激盪下的成果讓鄭有傑十分滿意,而稱《陽陽》是一部集體創作。16.jpg

◎ 跑步
  女主角陽陽在劇中是田徑隊員,為鍛鍊運動員體型及培養體力,須安排張榕容事前進行體能訓練。其實導演原本希望訓練期間是半年以上,但時間不允許,最後縮減到一個半月。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練出成果,又要小心不能受傷,對導演、教練及演員來說都是一大挑戰。

  張榕容稱那段日子是「地獄般的一個月」,每天早晚各兩個小時的跑步訓練,只有禮拜天可以休息,每一天身體都疼痛不堪,連走路都相當吃力。她還曾經跑到吐,跑到激動大哭,但終究撐了下來。「雖然到最後跑起來好像還是不像真正的運動員,但我很感謝這一個月。」

  電影開拍後,仍是無止盡的跑步,在田徑隊練習的場景要跑、比賽的場景也要跑。正式拍攝時要跑、測試排演時也要跑。演員跑,要拍近身特寫的攝影師及一班工作人員也得扛著器材跟著跑,而且不論天候如何仍拼命跑。一天中午,何思慧頂著大太陽跑了操場兩趟,身體已經不太舒服,可是因為機器和人員都在等,所以休息片刻後,仍敬業地上場繼續跑,完成那一場拍攝。

  最辛苦的莫過於拍攝最後具有象徵性、陽陽一人獨自跑步的鏡頭。為了捕捉清晨微光,一群人自前夜就開始佈置場景,試拍時,導演親自依預計路線跑了兩趟。凌晨四、五點左右正式開拍,整段路程近一公里,一鏡到底不能停,張榕容說「那時候什麼都沒有想,就是想著我要跑完」。同樣鏡頭第二次拍攝時,「其實很累很累,凌晨跑步真的很累,但是就覺得,我死也要跑完它!」充份展現過人毅力。17.jpg

◎ 一鏡到底,捕捉稍縱即逝的光
  在開拍前,鄭有傑和攝影師Jake經過長時間討論,尤其諸多檢討《一年之初》的經驗。《一年之初》不僅在敘事上採用複雜的五線交錯結構,拍攝手法也盡其所能的繁複。鄭有傑自承「每個導演在拍第一部長片時,常會有過多的表現慾,所以會嚐試很多不同風格」。幸好那樣的嚐試的確有收穫,他們發現當時分好鏡、走好位的東西,都不如一鏡到底、捕捉現場真實的東西來得好,所以最後決定這次採用手持攝影機一鏡到底的拍攝方式。原本在劇本中有的倒敘、旁白、主客觀鏡頭等電影手法,也因此全部刪除。

  這樣做風險當然很大,不過堅持完美的導演無意妥協,不論監製、演員和幕後工作人員也都鼎力支持,「他們不怕,我還怕什麼」,第一天拍完,他就與攝影師包軒鳴達成共識,「乾脆推到極致,探索未知的領域」。

  為了縮短鏡頭與演員的距離,以捕捉演員最具張力的情緒,Jake還拉鋼絲、自搭鷹架,創造了許多輔助工具。鄭有傑說「攝影師在這部電影裡面有點像看不見的一個演員」,張榕容甚至「感覺不到攝影機的存在」。

  此外還對於光線十分講究,如同不要分鏡打斷表演,鄭有傑也不要燈光干擾演員,要求燈光打得越少越好,希望能在自然光下完成拍攝。因此第一週拍完,燈具幾乎沒從器材車卸下來過。他們還特意挑選了一種台灣很少使用、感光較強的底片,讓光線也在視覺上扮演重要角色,並且因應故事時序推移做了底片調整。

  因為一鏡到底,有時一天只需拍一個鏡頭,拍攝進度看似順暢,但對攝影師Jake來說,精神上卻很疲累。最適合拍攝的光線稍縱即逝,所有人都必須提早準備,「就要跟那麼多人說,雖然所有的東西都準備得差不多,但我們現在沒辦法拍,你就是要等,等到那個時間」。等待也是件壓力十足的事。
18.jpg

◎ 即興。淚水。
  張榕容說:「導演自己很愛演戲」,尤其去年參加電視劇《波麗士大人》演出後,鄭有傑對演戲一事更有心得。這次他要求演員即興,在每場戲正式拍攝前,會把帶演員到不同角落講戲,但不告知對戲的人如何回應,不讓演員預設太多,以求演員在場上碰撞出最真實的互動及反應。
  
  這種要求真實的拍法讓演員們在下戲後大哭連連。張睿家在一場和黃健瑋的打鬥戲後,因為感覺過於真實而止不住流淚,「我就一直哭一直哭,就是真的有觸及到我內心的某一塊吧」。張榕容有場被呼巴掌的戲,劇中陽陽堅強地忍住眼淚,但導演喊卡後,張榕容也忍不住大哭了一場,「我是在為陽陽哭,陽陽受到那麼大委屈,所以我要幫她哭,然後我們兩個都沒事了」,入戲程度可見一般。

  好笑的是,導演常常看演員的表演看到哭出來,使得副導必須要在片場用很無奈的語氣說:「大家稍等一下喔,導演含淚看帶喔。」

  即興拍法也累到攝影師,因為不知演員走位,當然無法先安排鏡位,攝影師得全神貫注觀察,能否拍好全看天時地利人和。一場黃健瑋和張榕容跳探戈的戲,因為也是即興,跳了數次,每次舞步都不同,攝影師也得隨機應變。直到有一次兩人之間配合得超完美,攝影師也抓得天衣無縫,這才完成拍攝。

  鄭有傑說「能不能即興,跟一起工作的演員,攝影師很有關係。並不是每個演員到我手裡我都可以要求他們作即興演出。像拍《陽陽》的時候可以,是因為我們之間已經有長久的默契,我們可以彼此信賴,才能作到一些超越自己侷限的事情」。

◎ 超順暢進度,導演兒子和電影界好友共襄盛舉
  2008年九月中開拍的《陽陽》不但經歷辛樂克、哈格比、薔蜜三個颱風,還碰上預定場景在拍攝前突然失火燒光等意外,波折重重,但到最後還是如期殺青,全賴眾人熱情相挺。

  鄭有傑原本就知道老婆的預產期會在十月,開拍時劇組就設了賭盤,猜到生產日期的人就是贏家,最後是張榕容猜的日期最接近,抱走所有賭金。鄭有傑兒子誕生那天,也恰好是要到苗栗全國中等學校田徑錦標賽出外景那天,不可能撤通告,只好請副導林書宇上陣代打。鄭有傑說這場戲是最難拍的戲,還好林書宇不負重任順利完成,他感激不已。

因為兒子是拍攝期間來報到,鄭有傑本想把兒子取名為鄭心陽,和片中主角張欣陽同名,無奈因孩子的筆劃問題,無法和父母取得共識,最後在妥協下取了另一個名字。

熱愛演戲鄭有傑的常喜歡到別人的電影裡去客串,這次也找了其他導演客串,如程孝澤導演、姜秀瓊導演、甚至本片監製的李崗導演夫婦,都在片中友情客串。也有不少電影界人士來當臨演,尤其開場婚禮裡賓客群裡就有許多電影同業,片中出現約幾分鐘的鏡頭,就拍了六、七個小時,直到凌晨兩點才收工,所有人都待到最後把戲拍完,情義感人。


















in89豪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