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9
 

 

看完電影,走出戲院,過了好一陣子才開始回想,如果時光倒轉,我是小天或阿左,會有這個膽,為錢去打學校儲藏室的歪腦筋,且偷的不是別的,是當年都行好幾鞠躬禮的國父,然後空好幾格的孫中山先生嗎?

想一想當然是不可能的,即便十幾年過去,時光走到現在,那早已根深蒂固的記憶,讓我們這個世代,或多或少對國父始終「維持」著敬意,但來到【行動代號:孫中山】這些「90後」可沒這記憶芥蒂,當不再用敬語,不再唱國歌,國父的威嚴早被關在歷史的灰塵裡,只剩值錢的外衣能被打量,或許片中孩子們的策略有些清楚,勇氣有些驚人,天真有些超過,但轉到現實,事不關己的大人,困在體制的孩子,今昔斷裂的國家。又從來不是不可能會發生,來到易智言導演的寓/預言國度又一篇章,無論是未來還是當下,離我們總是不遠。

故事剛開始,概念清楚而簡單:偷東西,但經過甕中捉鱉,黑吃黑,到上演「活屍電影」的戲碼,簡單的東西開始染上複雜色彩,充斥著許多中西的,影史的,或類型的浪漫合體,無論是演員表現方式,影像呈現的風格,【行動代號:孫中山】是繼我從【一頁台北】後,再次見到一個充滿活潑感,很法式調性的台北,只不過更意所有指,在一片混用致意之後,明顯機械般的口條,像是練習的過程,讓人聯想新浪潮的懷舊擬訪,我的解讀是:對於劇中角色這幾個初次登場的素人少年們,演戲所「練習」的過程,正也是他們電影中成長的過程,從演員的角度看,重複著同一句念白,一面是能讓自己進入狀況,一面也拉著觀眾一起進入狀況,更有意思的是,當片中出現電視的重複轉播,及師長重複的斥責內容後,那些孩子異常的重複時刻,想想不也都有理了起來?

這趟「練習」的過程,也是針對小天和阿左,甚至所有其餘人馬的寫照,尤其全帶上可憐又可愛的面具後,剩下一張無害的臉孔,在高塔,在天橋的狹窄空間,在容納他們的已知世界,已知的「大人」底下,包括擔心走漏風聲,得借一步避開「台北日常」的大人,包含著他們的「活屍」能嚇跑眼中只有愛情連續劇的大人,這些僅屬於浪漫的部分,若是要嚴肅一點,當小天和阿左的縝密計畫,竟全都輕忽了國父的「重量」,或兩人扭打在西門廣場,那掉下車仍肅立的國父銅像,靜靜在一邊的旁觀,而這份旁觀,也就是電影所處的位置,當車上搶成一團的孩子們,讓廣播的頻道轉阿轉的,轉到一首林慧萍的「往昔」,隨後被遮蓋的國父銅像,移動在二十一世紀的夜台北窺視著,當新舊交會,彼此卻不可見,終成為全片的真正深髓。

當片尾大人們急於說著:我們知道了,孩子們也跟著說著同一句話。當然他們各自「知道什麼」完全不同,電影從沒有真正對任何一方褒貶或偏袒,只是標明著每一階段的所作所為。於是電影找回了黃河、張書豪、胡瑋杰的參與,過去在【危險心靈】衝撞體制的黃河,成為遠方對昔日的回望,剩下一張不清楚的臉,張書豪則完全站在當年他們對抗的一方,這設定頗令人玩味,無論導演的用意是悲觀的推敲,還是引人深思的效果,歲月的遷移而質變,至少都可證明無論哪個時期,反應與自覺永遠是不變的真理。當年【藍色大門】大家熟悉的:「留下什麼,我們就成為什麼樣的大人」的一次青春誓言,到了【行動代號:孫中山】已成為不斷重複循環的警醒。

 

201407101518358734923

201407101518164519478

201407101517531703642

※本影評只限露出在in89豪華數位影城相關網頁中,若有需求,轉貼文章需事先提出使用說明、用途,著作權保護實施中!

行動代號:孫中山時間表

in89 豪華數位影城
in89豪華數位影城官方部落格
地址:台北市武昌街二段89號

, , , , , , , , , , , , , ,

許容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