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osage-county-new-poster  

文/容華

電影剛開始,畫面是一個老先生的側面臉龐喃喃自語著,苦笑說到人生是很漫長的,這麼簡單的一句話,相信每個人都知道,只是沒人寫下來,而詩人艾略特寫下來了,從此「人生是很漫長的」變成一句名言…如此像是在揶瑜著現實的沉重,怎是文字橫豎幾筆就能意會的事,也預示了電影接下來的進行,一幕幕看似平凡卻無解的人生難題。

看著開場女主人維奧莉特威斯頓(梅莉史翠普 飾)和老先生不甚和睦的交談,於是當老先生驟然消失,維奧莉特藥物成癮又久病纏身的形象,觀眾應能先猜測到事出有因,而直到老先生真正宣告離世,從餐桌上的告別式開始,維奧莉特不斷戳著眾人的瘡疤藉故發洩,和大女兒芭芭菈(茱莉亞羅勃茲 飾)多年心結一發不可收拾,原來逆來順受的乖巧女兒艾薇(茱莉安娜妮克遜 飾),早已暗自出走,問題像滾雪球一般,原來每個人都有著難言之隱,並互相有所關聯,才是這個家庭真正的問題所在,風暴過後,原本這個家族的「外人」,最初被維奧莉特以歧視口吻看待的印地安籍女傭,諷刺的成為她最後的依靠。

圍繞在女性為主的【八月心風暴】,男性角色都僅能算插花(唯獨班尼狄克康柏拜區一反形象的拙樣,眉宇間的喜怒哀樂依舊都是戲,還小露了歌喉最為吸睛)片中又以梅莉史翠普和茱莉亞羅勃茲為要角,分別飾演這對個性同樣剛硬而水火不容的母女,兩人是個非常相對性的組合,梅莉史翠普刻意將假髮交換的穿戴,時而張狂時而黯淡,歇斯底里般的演出,在片中作為一名「病人」相當適切,也正對梅莉史翠普向來所擅長的表演路數,至於茱莉亞羅勃茲的「正常人」則不斷隱忍,憤怒到崩潰,從真實感受中發揮自然,對應梅莉史翠普的「發功」,兩套戲路彼此互補的效應而感覺合諧。

片中我覺得挺有意思的,是有一場茱莉亞羅勃茲摔起碗,而梅莉史翠普也跟著一起做的橋段,這舉動像是戲裡茱莉亞羅勃茲的一種反饋,看似突兀卻也是不同表演激盪出的有趣火花,成為【八月心風暴】偶一為之的「笑果」,其他比如眾人談到「吃肉吞下恐懼」的哄堂大笑,既用「恐懼」一詞意有所指,一邊自我解嘲讓整部片不至於太嚴肅,多半的爭鋒相對使人坐立難安的所在。

【八月心風暴】舞台劇形式的改編背景,描繪出來的家族醜聞略顯痕跡,然而電影所表達上下代的惡性循環,說明每個當下的家庭問題,都是未曾解決後的遺毒,放大成為社會下的某個縮影,觀眾應能感同身受。當片尾維奧莉特高喊慶幸自己活下來了,芭芭菈給了她一個,也是全片唯一一個母女間的擁抱,這個擁抱原是絕望的收場,卻也是當她諒解生命本是如此脆弱和不堪後,一切重新出發的開始。

fx_faen51322269_0002  

, , , , , , , , , , ,

許容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