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比濁水溪的石頭還多,比森林的樹葉還繁密,可我反抗的決心比奇萊山還要堅定!」  —莫那魯道


  公學校的殺戮戰場,是背負著卅年來的屈辱、壓力和尊嚴的血祭,旗桿下的莫那魯道,背負槍枝而坐在升旗台時,對照一個過去的錯綜複雜,雖然也讓民族的情緒獲得賁張,另一方面出草的獵刀,卻是劃開了最緊繃關係的神經。

  當然狂傲至極的莫那魯道,信仰著祖靈和賽德克的宿命裡,尤其是頭目之子的肩擔必須扛起,使得他從日本殖民前就已經擁有過人的少年英雄氣息,帶著這樣的能耐和氣魄,讓族人在苟且中存活,這種領導著的孤寂和憂鬱,就算是出草之後也未必是個解放,因為面臨敵人的前仆後繼,終使他步入時代的悲劇。

  當然真正的悲劇也不只是莫那魯道,另一個頭目鐵木瓦力斯,就算是剽悍驍勇,仍舊無法超越莫那魯道的光環,致使一輩子都在這樣的陰影下苟且,仗恃著小島源治的權力關係,加乘在個人的情緒當中,甚至擴及到屯巴拉社轉而成為味方蕃(味者昧也;即願意討好日本人的親日蕃),無法逃離陰影的性格,最終只能在割稻尾裡逞餘威,臨死前卻也無法因為小島源治而脫離陰影。

  相對於強暴慣犯的吉村而言,小島源治算是相當典型的日本理蕃經營者,雖是日本警察卻也願意以賽德克語,親見並和賽德克族人交談,甚至是與駐在所的原住民共同打獵,因為一生的經營和努力,沒想到仍舊讓妻兒喪命於出草,在霧社剿蕃的過程裡,並沒有讓他放下仇恨,殺戮仍舊無法撫平內心所受到的雙重打擊,最後被勸降的保護蕃,仍舊因為他的因素,受到了二次壓迫。

  小島源治背覆著日本人的血統和權力,這是花岡兄弟所沒有宿命;無論日本再好、制服英挺,仍舊無法去除保護蕃制度下的荒謬,莫那魯道兩次的問題,成了永遠無法跨過的荒唐門檻,甚至糊裡糊塗的自殺時,彷彿被玩弄的命運終於可以自己結束,一輩子被玩弄的人生,在障子上揮灑的同時(那一段是史實),筆觸裡書寫的是自己的職責,身上披著的卻是賽德克的織布。

  然而真正從局外人跨入山區的鐮田彌彥,指揮軍警殺入霧社的軍人,從一開始就藐視敵人的能力和本事,因此戰事始終遭遇挫折,況且武力再強大仍舊是由人所駕御,山區原本就不是日本軍警所拿手的領域,鐮田彌彥最後的勝之不武,絕不是因為自己手中握有多少彈藥軍隊糧餉,而是因為味方蕃的內部矛盾。因此看到戰事尾聲的發展,深知獲得的勝利只是權力,而不再於真正擁有武士魂的戰士。

  信仰著彩虹橋而戰的賽德克勇氣,出草血祭GAYA是取得進入彩虹橋的資格,這場戰役爭取的是自己族裔的信仰和堅持,而不是單存殺敵抗日,因此為求戰役的持久,手無寸鐵的女眷求上吊殉道,讓更多的食物能夠成就男人的靈魂,每一顆子彈、每一隻箭都是信仰的轉換。

  無論是看電影的前後,由嚴云農改寫的同名小說賽德克巴萊,都是一個了解過去或是原住民信仰的好書,或者更能體會著魏德聖所創造的信仰和價值,五億票房的導演用七億製作,讓我們一起踏入電影院,共同創造德克巴萊經典歷史。















※執行有償專案合作,轉貼、引用及複製前請先閱讀:版權聲明

賽德克‧巴萊(上)太陽旗》時間表

賽德克‧巴萊(下)彩虹橋》時間表


in89 豪華數位影城
in89豪華數位影城官方部落格
地址:台北市武昌街二段89號
TEL : 02-23315077

, , , , , ,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