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1.jpg

舞蹈家瑪莎˙葛蘭姆(Martha Graham)曾說『我沒選擇成為舞者,舞蹈選擇我,就這樣舞蹈變成我生命的全部』,用來詮釋她一生熱愛舞蹈乃是『天命』使然。是命運選擇的我們?或是我們選擇了命運?當命運在我們以為理所當然的軌道上運行,我們不會有太多質疑,人生平順無波,生命的演出只是清淡的小品。而當命運出軌時,我們徘徊在無所適從無路可走的所在,命運才顯得精彩有張力,生命的演出,才有可能絢爛。一個原本以為在大蕭條時代裡,在獸醫系畢業考的最後一天,以為命運用安適甜美包圍他的小伙子雅各(羅伯˙派丁森),在生命軌道180度大轉彎後,選擇跳上了一列馬戲團列車,從此演出不凡的奇特人生。雅各(羅伯˙派丁森)年老時回問自己『是這般列車選擇了我?還是我選擇了這般列車?』命運出題時,他用獨特的勇氣做了選擇選擇了之後,確有一種『天命』使然的讚嘆。 

大象3.jpg

【人、神、獸共存的人性詩篇】

雙城記裡的名句:『這是最美好的時代,也是最惡劣的時代』。大蕭條裡,人不止可能是人,也是獸,因為在飢餓與貧窮裡,會有爭奪與殺戮,墮落與殘忍。而奇妙的是,在如此惡劣的環境裡,卻往往又有燁燁生輝的人性,甚至勇敢的神性出現。劇中大蕭條的時代,與內幕恐怖駭人的馬戲班,給了最佳的『時』與『地』來提煉『人』性的極致可能,是巧妙高明的安排。最值得讚許的隱喻是,天地不仁之下,人與獸相同無二的遭遇。馬戲團裡,藝人或苦力被命運的枷鎖禁錮,不就像是野獸被關在獸籠裡不得自由嗎?而野獸為生存被馴服綑綁的自然野性,和人類為生存苦苦壓抑的天生愛欲與慈悲之心,不也是一樣的折磨?大象羅西的奴隸似地受虐,好酒而懂得自娛,聰明而不受拘束,才華洋溢而同時愛好自由,導演把一隻充滿感情的野獸,拍得跟人一樣,同情了獸,也彰顯了人,一語雙關,實在很精彩!

馬戲團的營運起起落落裡,隨時都有破產的可能;而馬戲團的藝人們都在社會底層討生活,漂泊無依,貧賤中確有著相互照護的情誼。艱困與患難裡,人們相濡以沫,相互慰藉,對於命運一致的馬匹或是大象,也有著極深的同情與動人的眼淚。於是在這樣的壓迫裡,有一種溫柔的感傷迴盪,神性也於是逐漸地浮現,成為影片的主軸。導演從人神獸三個層次閱讀人性,視角獨特,深刻有味。

【層次分明的演技典範】

瑞絲˙薇思朋所扮演的戲班老闆娘瑪蓮娜,全然符合當時的美女形象。而標準金髮碧眼的外型下,卻展現了多元的細膩內在,不只有美麗的外在,溫柔,堅毅,感性,悲憫,勇敢,每一幕的演出都讓人動容,影后的內斂與神采並非浪得虛名。而演技最令人佩服的卻是像暴君一樣的馬戲團長奧古司特(克里斯多夫˙華茲)。堅忍的性格使他得以在險惡的大蕭條裡凸顯適者生存的活命之道。急躁易怒的他,卻又同時充滿領導才幹,多情細膩之外卻可以又殘忍暴虐。這樣的特質使得馬戲班裡的人對他又敬又恨。他的人生歷練讓他具有看穿人性的本領,從而欣賞雅各(羅伯˙派丁森),而這樣的敏銳目光,同樣地使他自然地覺知到,妻子瑪蓮娜與雅各天性上的契合與與日俱增的曖昧情愫。這是劇本裡最讓人激賞,一種不落俗套的優雅詮釋。這麼多複雜的個性與場面反應,能夠表演到位,顯示克里斯多夫˙華茲深度和廣度兼具的才華。光看他一個反派表演,就值回票價。

大象5.jpg

【不凡的選擇才有不凡的人生】

         馬戲團裡,命運奇幻詭譎,人的價值只剩下能否表演賺錢,藝人像商品一樣,可以被買賣交易。可怕的是充斥死亡陰影,生病不能工作或是得罪團長,只有像廢物一樣被拋下火車等死。壓迫到極致,受迫的藝人,和受迫的動物,最後選擇了孤注一擲地奮起抗暴。這樣不凡的舉動,劃破了沈默的痛苦,卻是自由的開端,生命從此不同。

 在這個充滿不安與令人無所適從的年代,在充滿血汗和淚水的工作裡,我們所面對的命運,其實和馬戲團裡的殘酷人生一樣。如果你忘記了悲憫和同情的價值,忘記了勇氣的力量,請看完『大象的眼淚』後再充滿勇氣地問一次?是命運選擇了我們?或是我們選擇了命運?是命運使我們的人生豐盛?或是我們的抉擇使命運更佳精彩?其實這好比一場精彩的棋局,是與對手共同的演出。命運出的題目越是險招奇招,我們的回應才更會有智謀與力道,人生才能無悔無憾,才是最絢爛的演出。

meowme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