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_fhen4154234405.jpg 

人只不過是一根蘆葦,是自然界最脆弱的東西;但他是一根會思想的蘆葦。用不著整個宇宙都拿起武器來才能毀滅;一口氣、一滴水就足以致他死命了。然而,縱使宇宙毀滅了他,人卻仍然要比致他於死命的東西更高貴得多;因為他知道自己要死亡,以及宇宙對他所具有的優勢,而宇宙對此卻一無所知。因而,我們全部尊嚴就在於思想。                                 

                                                                 ─巴斯卡 (Blaise Pascal 1623-1662 )

 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記得前陣子喧騰一時的智利礦工受困事件,當時事發後工人奇蹟似的全數獲救,不少人都認為這個傳奇是翻拍成電影的好題材,其中鎖定的一位導演,便是以【貧民百萬富翁】在奧斯卡風光一時的英國導演丹尼鮑伊,而儘管隨著新聞熱度的減退,礦工傳奇到底是不是丹尼鮑伊拍也成了未知數,近期他的新作【127小時】講述著一個受困峽谷,最後驚險脫困的登山客艾倫羅斯頓(詹姆斯法蘭柯飾演)的傳奇故事,倒也有著和其極高相似性的趣味在,而經由【127小時】我們也再一次看到丹尼鮑伊他所擅長的:「人」和「環境」的對抗,當人從對抗中掙脫後,犧牲了又得到了什麼結果。

picx_fhen4154234403.jpg 

過去丹尼鮑伊電影中的主人翁,大都在狀態上有一個特色,就是持續行動上或心境上的「逃亡」,【猜火車】那些放蕩不羈的年輕人,企圖逃離正統社會的約束,【28天毀滅倒數】倖存者在末世社會中尋求活路,【貧民百萬富翁】主角如何在惡劣的生存環境一次次脫困丹尼鮑伊對他電影筆下的人物,往往是受盡磨難,卻總會在最後給予一絲希望的曙光,而這都是過程中他們無意識為自己挣來的。

在【127小時】裡主角原是個愛好冒險,喜歡獨來獨往的背包客,總喜歡帶著數位相機和攝影機,紀錄自己挑戰極限的每一刻,自認沒什麼旅行阻礙難得倒他,也使得他逃離家庭,逃離戀人,以為就能海闊天空,才是活著的真理,然而一次峽谷的意外,大石塊卡住他的右臂,讓他終於無計可施,電影中有一幕主角把所有的登山工具,包括他隨身攜帶數位攝影器材,應有盡有全擺在眼前,此時卻一點用處也沒有,丹尼鮑伊再次表現面對自然或外在不可測力量,人永遠無法輕易解決和置身事外,接踵而來的還有慾望和本性的快速蔓延。

就像在【28天毀滅倒數】科技和武力也無法抵擋人性貪婪,而使防疫出現漏洞的結果,【127小時】裡的主角既承受一己之力無法解決的生命考驗,但真正產生的恐懼其實不是死亡本身,是對過往甚至只是前一秒的憾恨,於是主角想起了才剛道別的辣妹朋友,本來再約好的派對,想起自己漸漸莫不關心的家人和女友,此時主角面對已經是比起死亡的一了百了,還更加痛苦的境地,過去他自由自在,能輕易逃離這些牽絆,所以也只有在他受困哪裡都不能去時,才能清楚自己曾忽略和失去的一切。

picx_fhen4154234408.jpg

於是比起原著僅描繪受困過程的艱辛,127小時】更勇於創造主角腦袋中的意識流轉,用不同的形式去做最貼切的呈現,像是主角幕然回首想起女友對他說「我愛你」,吵雜的轟趴裡的無聲唇語反而更加清楚不過,而導演丹尼鮑伊無疑也是個冷靜的觀察者,對於主角斷臂求生的過程,毫不馬虎的血腥真實感,去營造那發自心底的痛苦,無論是這場磨難中的超現實美好夢境,或不忍卒睹的殘酷特寫,都闡述著只要一息尚存,人始終會保持人性,且是比一般越加無從遮掩的透明,當主角無聊看著攝影機,發現還保留先前剛道別的辣妹的美好銅體,疲憊不堪的他,竟還燃起想看影像「解決」的慾望,丹尼鮑伊非常清楚他希望從兩個小時的電影讓觀眾看到什麼,重要的不是拍一本克難教課書,而是激發出主角在動彈不得的幽閉空間,面對生命的無望,從身體到心理彼此的撞擊中,如何看見「真我」的影像揣摩。

而說起飾演艾倫的詹姆斯法蘭柯,過去看【蜘蛛人】只覺得他是個俊帥小生,並無引人太大注意,過去參與的電影也大多以配角居多,然而看了幾部近來他演的電影,像是【享受吧!一個人旅行】那個頹廢浪漫的詩人又或是【HOWL】和在其中客串一角的【青蜂俠】展現滑稽的豐富肢體語言,才讓我驚訝其表演型態的多變性而改觀,詹姆斯法蘭柯不只是演員,還辦過錄像藝術展, 算是個多才多藝的藝術家,這次也終於在【127小時】徹底一展表演身手,將一個原本樂觀好動的冒險者,一路苦中作樂,但也逐漸抵擋不了意志消磨後的轉變,搭配丹尼鮑伊流動多變的影像風格,讓詹姆斯法蘭柯更能適切發揮他高反差的演技。

相較於丹尼鮑伊過去作品的規模和龐雜,真人真事改編的【127小時】算是小品之作,乍看之下只是個一個主人翁冒險犯難的真實自白,這部作品若假手他人,或許就會變得僅是單純的勵志感人。就算如此,筆者認為簡單如【127小時】也是丹尼鮑伊對於詮釋「人」最具清楚「結論性」的表述,電影以紀錄片式的社會剪影最為開場的,結尾亦同樣用這種方式結束,對丹尼鮑伊來說,代表這個故事本身並沒有多了不起,只是眾多社會事件剪影中的某個片段罷了,重點是那人潮的群像,意昧著「人」是無法離開人群,所以當主角受困時,前方的沙發坐滿著和他的家人朋友,甚至當主角夢境中看見自己牽著小孩,日後也真的成為主角的小孩,這個作為生命延續的預言,也更加表達身為人是無法離群索居的,電影最後特別讓艾倫本尊一家人入鏡,也象徵著主角重獲新生後,真正走向「真實」的美好。

現實中的艾倫依舊繼續登山冒險,但從此不管去哪「都會留紙條說自己去了哪裡。」因為要當個英雄,起碼也要先讓人知道,畢竟人只是一根「能力有限的蘆葦」,誰都不會是那位「藍眼約翰」。

~容華

   picx_fhen4154234407.jpg

 picx_fhen4154234411.jpg

《127小時(數位2D)》時間表

※本影評只限露出在in89豪華數位影院相關網頁中,若有需求,轉貼文章需事先提出使用說明、用途,著作権保護實施中!

in89豪華數位影院
地址台北市武昌街二段89
TEL02-23315077

許容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