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_fgen3099040708.jpg


時代在變,英雄的定義也在變,如今定義的英雄形像,如果還是像過去一樣是正義神聖的,和邪惡勢力保持著堅不可摧的二元劃分的話,恐怕只有被嗤之以鼻的份,正所謂<痞子英雄>那句經典台詞:光明的背後就有陰影,再具有正義感的英雄也是人,都有可能被誘惑、被動搖,而放棄理念甚至轉為邪惡一派,於是許多英雄電影,近來都被做了劇情或人物上質變。比如<蜘蛛人3>裡主角面對內心善惡兩面的自我考驗,又或是<蝙蝠俠:黑暗騎士>和<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主角面對周遭人為自己犧牲的掙扎,此時的英雄非但無法拯救世人,反而是因為自己的出現,造成更多無辜傷亡,這些英雄(反英雄)電影都提出了一個質問:那麼世界還需要英雄嗎?又或是英雄到底該如何扮演?為此,由一個紈褲子弟雷布利(賽斯羅根 飾)和武術高手加藤(周杰倫 飾)以拼湊和借用<蝙蝠俠>和<蜘蛛人>的原型顛覆出的<青蜂俠>,聯手打造出一個不再是那麼高高在上,也不至淪於悲情的「新英雄」。

picx_fgen3099040708.jpg 

儘管<青蜂俠>早有前作,是1960年代的美國影集,片中周杰倫飾演的加藤便是由鼎鼎大名的李小龍飾演,但比起李小龍當年只是飾演一個武功高強的配角,而沒什麼太大情緒起伏的角色,周杰倫的冷靜睿智演出配上賽斯羅根自大和幼稚,以及兩者的東西方文化差異突顯,加上兩人在片中因卡麥隆狄亞飾演的秘書爭風吃醋,都構成了更大的反差和趣味性,而電影也不只是安排周杰倫做一個武功高強的打手爾爾,當雷布利故意使喚加藤泡咖啡,使加藤勃然大怒的表情和反應,直接讓我耳邊出現李小龍那句經典台詞:中國人不是東亞病夫!儘管作為一個華人在老外眼中,周杰倫仍不免被包裝在一個「李小龍化」的刻版印象底下,但周杰倫突出的個人化形象,而塑造出「寡言內斂,反對歧視,也不失幽默」的加藤,是比起當年李小龍更人性化又能切合到華人真正意識的破格演出。

電影大師豪爾‧蘇伯認為英雄的本質具備反叛精神,這種精神往往可以無視於法律或既定的社會規則,然而有一個重點在於「必須從道德的制高點出發」,於是<青蜂俠>開頭以雷布利(賽斯羅根 飾)小時候的超人玩具被報社社長老爸一把扭斷頭,且試圖維持正義也被老爸否決,從此對做好人英雄失去興趣,雖日後遇上「人體瑞士刀」的加藤(周杰倫 飾),又燃起他打擊罪惡的靈感,然而雷布利卻是想用「以惡制惡」的模式吸引惡勢力,也是他們為什麼叫青蜂俠的原因。相較於蝙蝠俠的神秘意義,青蜂則借用蜜蜂亂螫人,象徵無分善惡的有趣特性,此外,當年李小龍版本的<青蜂俠>在美反應平平,也因服裝和面具灰暗俗氣,較像小偷或大盜,為當時觀眾所不接受的造型,也正合新版青蜂俠想要的形象,為此<青蜂俠>也藉此順帶揶揄了「角色裝扮」作為英雄電影符號的必要性問題。比如電影中的反派儘管兇殘無人性,卻認為自己的造型不夠壞而苦惱,諷刺著其實現實中的壞蛋,可不是用從「外表」就能看得出來的吧!

picx_fgen3099040733.jpg 

除了人物和造型之外,<青蜂俠>也套用許多先前英雄電影的元素再加以改造,比如電影中出現的檢察官角色,英雄的出現,通常都是警方無能不力的結果,也因此<蝙蝠俠:黑暗騎士>出現過檢查官,儘管一再努力協助蝙蝠俠打擊罪惡,最後被激發出邪惡陰暗面,至於<青蜂俠>的檢察官則是連良善和正義都直接擺一邊,只顧選舉,比起蝙蝠俠是無奈於連正義的一方(檢察官)都不站在他這邊的沉重,青蜂俠更是直接「取消」正義,檢察官竟荒繆的和反派無異。而片中另一個重要輔助角色的還有先鋒日報社,「報社」也在<蜘蛛人>佔有重要的一環,<蜘蛛人>電影中的報社並不在乎行使正義這件事,在乎的是蜘蛛人能吸引多少觀眾目光,是個現實的標準「水果報」。然而<青蜂俠>裡的先鋒日報卻秉持新聞專業辦報,當布雷克的以惡制惡的宣傳報導,最後變成了下策,也讓本以為父親不在乎正義的雷布利恍然大悟,原來恪守新聞原則也是正義的一種,電影隱射了即便社會價值淪喪,新聞還是社會良心的最後門檻,唯獨連新聞價值也失守了,那才是真正萬劫不復的惡行,就像雷布利刻意操縱宣傳青蜂俠,造成無辜人喪命的結果。當再怎麼反叛的英雄,失去「必須從道德的制高點出發」的前提,也就沒有任何意義可言。

最後附帶一提的,<青蜂俠>還有詹姆斯法蘭科(James Franco)驚鴻一撇的爆笑客串,另外影片放完也別急著走,還有個小小驚喜給周杰倫的粉絲,總之對於喜歡看動作喜劇的影迷來說,<青蜂俠>有比蝙蝠俠更多花招百出的武器,也有李小龍精神傳遞的精采打鬥,絕對是部新舊題材融合及顛覆英雄形象的精采之作!

~容華

picx_fgen3099040723.jpg 

picx_fgen3099040720.jpg 

許容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