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許多人還記得陪伴童年成長的小人國與大人國,流連於神奇的想像,莫過於格列佛漂流到神秘小島所經歷種種誇張的遭遇:一個叫利立浦特的國家,人民身高僅六英吋,城牆只有膝蓋高,醒來時格列佛發現自己的身體被無數條針線般的細繩綑綁著,小人們的工程技術超乎想像,建造運送巨人的大型推車不費吹灰之力,膽識更是比天還高,沒有人會害怕格列佛,更不會擔心他們的弓箭和長矛是否對巨人造成任何傷害。

另一方面,小人卻又矛盾的展現對巨人的敬畏與信任,他們竭盡所能提供格列佛食物,縱使巨人一天的食量可以養活一整個國家的人民好幾年了。至於格列佛呢?難忘的一幕或許是他急中生智用尿水撲滅皇宮的大火,用一隻手一次拖走十幾艘海上戰艦。格列佛終究證明巨人對小人國的幫助,輕易打敗了利立浦特的敵人,可是巨人的善良再度遭來小人的仇視。第二次來到大人國的格列佛更加無尊嚴可言,反而成了巨人娛樂逗弄的玩具。

事實上,在充滿豐富想像力的寓言裡,格列佛永不服輸的個性,第三次、第四次航向大海,遇上更不可思議的國度。原著中的冒險經歷和奇聞軼事,反映十八世紀英國最傑出的政論家和諷刺小說家喬納森斯威夫特,對當代政客的嘲諷,揭示人類的頑劣性、貪婪、愚蠢、齷齪、自我感覺良好等等。

電影的脈絡和元素依循原著第一次航海所經歷的小人國,然而主角卻變成了一生無多大志向的小人物,再多麼沒志氣,小人物遇上了小小人,頓時成為大英雄。儘管這樣的題材很普遍,但觀眾只要重拾孩童的記憶,用巨人的眼光俯視人類的荒唐渺小,以小人的角度仰視人類的粗俗無情就已經很足夠了,無需深入探究利立浦特是當年英國政治的縮影,也沒有必要介意小人國王的所作所為與當年哪個法國君主同出一轍。少一些過度人性的深刻自省,多一些融入現實生活的幻想,其俗套的面貌卻橫生出另一種表面的廉價趣味,讓偉大的童話添增一份真實。

擁有屬於自己的王國,無論女孩們的芭比公寓,還是男孩子的戰鬥城堡,每一個人應該都曾夢想過。等長大了,走出象牙塔,才發現已然是一枚卒子,可能只是一個普通的老百姓,或是某大企業裡面一個毫不起眼的小員工,無力抗拒,只願安於現狀,因害怕承擔不起失去看似渺小的這一切,沒有勇氣讓自己一步步往夢想的王國邁進。如同格列佛失去所有人都把他當作偶像與英雄看待的小人國,來到大人國,頓時在紐約的自卑感湧上心頭,選擇逃避的方法卻是心甘情願成為巨人小孩的玩具。表面的假象再明顯不過了,內心的自負是阻擋在眼前的巨人,對恐懼的依賴才是真正束縛自己的小人,無關超乎現實的渺小或巨大,畢竟,勇者無敵。

chu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