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盡力避免超出預告片的劇情介紹,行文間若仍有小雷,請見諒。)

        吉卜力工作室最新作品,再次用了溫柔的口吻,講述一個給孩子、也給成人聽的動人故事。《借物少女艾莉緹》改編自英國作家Mary Norton 1952年的童話故事。此次導演由《神隱少女》、《崖上的波妞》等作品的動畫師米林宏昌擔任,剛滿37歲的他,年輕而受到注目。而宮崎駿則任企劃、腳本,使整部電影仍保持著濃厚的吉卜力風格。

        即將動心臟手術的體弱少年小翔來到鄉下外婆家靜養,意外地發現小小人的存在。而借物一族的少女艾莉緹,活力充沛、勇敢堅毅,即將滿14歲的她,在宛如成年儀式的第一次向人類的「借物」行動,確認了與小翔彼此的存在,於此展開一段特殊情誼,也帶來彼此生命的巨大轉變。

        兩個身高、權力極其不等的人,如何成為朋友?導演米林宏昌思考過去關於小矮人與巨人的故事呈現,細細體量,將單方依存關係轉化成互相需要。於是,真心互助的關懷,扶持成就彼此生命的難關,我們看到了一段極其溫暖的跨界情誼。這樣對他者的尊重母題,同樣也是吉卜力過去作品一貫的精神展現,無論是人類、神靈,抑或眼前只有一支筆高的小小一族。甚至,不具人類形象的動物也是。對自然萬物的尊重,成為系列作品永恆的關懷。

       電影中具相對危機力量的老管家阿春阿姨,興奮如幼童(相較於外婆的穩重沉熟,兩位老婆婆的相對關係,也常是吉卜力作品的角色排比)。她的興奮與相應作為,如同另一個不懂尊重的貪玩孩子,絕無存心傷人性命之意,但奇觀心情,少了一份己所不欲的溫柔體察,往往總要造成彼此的傷害。(小翔第一次自以為是的新廚房行動也是)。吉卜力作品隱含的教育意義,不只說給孩子聽,也值得所有自以為是的成年人以之為戒。

       吉卜力作品中的主角少女,一向勇敢聰慧,角色印象往往鮮明過於少年。(當然,這非所有作品的定論。) 這次,電影一開始的小翔直接就以養病的設定登場,較之前作品的少年形象,在行動力、能力上,是更加的弱勢。然而,隨著艾莉緹的出現,滅絕種族求生求存的積極生之動能,召換了小翔保護他人的能動力,以及對自身病體的重新生存欲望。也因此,互相吸引了艾莉緹。少年少女彼此間的友誼甚而初戀般的情懷,跨越個性、族群,純真細膩,竟也要淡淡地在觀眾的心裡漫散開來。止不住的傷感。

 

        電影意圖論述「借物」與「偷東西」的不同。借物一族僅只借取生存必需,珍惜所有資源,也絕不貪多;展現於電影之中,我們便看見吉卜力一向細膩的品質保證:少女的髮夾是曬衣夾、家具吊勾是易開罐封口、刀劍是珠針、取光的反覆折射智慧……借物一族生活所有用品,皆是拿走人類掉了也不以為意的小小東西。除了帶給觀眾觀影時,無盡的創意驚喜;也昭示著現行經濟體系對虛無價值的荒謬崇拜以及相應的爭奪,相對遠古與自然相生相息的平衡生產關係。誰智誰愚?看似童話般的動畫電影,有著最警世的殷殷勸告。

        整部電影的故事聚焦在鄉下老宅,據說藍本為結合日本與西洋風格的日本明治三大庭園之一:盛美園。吉卜力動畫對空間的選擇,一向是討論的重點之一。鄉間田野的淡淡鄉愁、自然蘊含的無盡智慧與力量……我們再一次地看見作品中對田野的謳歌、體驗自然的智慧,孩子成長所能從中汲取的力量,純真而勇敢。這是創作者在時代不斷運轉之下的追念感懷,也是不肯放棄的期待。

         吉卜力的作品,總是帶給筆者感動,竟也伴著我一路至今。成長原無明確界限,雖然還是在走出影院時,下意識地探看角落是否有著偷覷的小小人;卻也不得不的發覺隱然的寓言與嘆息。恍然回顧,發現自己已經不能僅只期待遇見大樹龍貓的那一刻時,傷感便也終要斷然成形。此次,電影主題曲創作兼演唱者Cécile Corbel唱腔特別,更加甜美,曲風卻也有著一貫地壯闊與細膩並存。也許這是一則永遠聽不盡的童話,我們長大了嗎?原來,還是繼續地聆聽。或許,就從預告片的主題曲開始吧!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借物少女艾莉緹電影部落格

by 阿青

in89豪華數位影院
地址:台北市武昌街二段89號
TEL : 02-23315077

※本影評只限露出在in89豪華數位影院相關網頁中,若有需求,轉貼文章需事先提出使用說明、用途,著作権保護實施中!

zoec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