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的旅途上,家人和朋友的角色,就像是最初的夥伴一樣,然而生命的樂譜,並沒有一開始就預先勾勒的樂章,開始和結束的章節,很可能轉折快得無法讓人接受,等到回過神的時候,說不定是個殘酷的現實,沈痛和傷悲的陰霾,如同揮之不去的烏雲,罩在人心的天際。

  縱然是感情再好的兄弟,一起走過各種驚濤和駭浪,也很難想像什麼時候會有分開的時候,原本準備開心的期待,迎接某個告別青春的聚會時,不預期的兄弟檔一起出發,不在計畫裡的路線,不可預期的事故和意外,就在這裡驟然發生,死者的逝去是解脫,然而留下來的人內心的創傷,卻是更難以抹滅的傷痛。

創傷後症候群
  重大創傷的倖存者,通常會在創傷之後,留下自責性的心理壓力,自責於讓自己的親人失去生命,自責於事件是因為自己造成,甚至自責於造成這樣創傷的自己,怎麼不是那麼受過的人;基於這些因素的週而復始,常常讓人會走不出這一大片陰霾。

  「陪伴」或許是個療傷的好方法,不僅是償還死者的愧疚,或者是真實的陰陽交會,對於留下生命的人,或者是亡者矣已的作陪,在每個砲聲響起的時候,何嘗不是兩人的心靈交會,或者不以玄虛的想法看待時,每每到了這個時刻,走進森林的同時,可以說是自我療癒的過程。

  沒有經歷這樣生離死別的人,很難以想像究竟心裡的創傷有多大,小鎮裡的人們多半純樸,不過卻也少了同理心,看待這樣遭遇重大事故的家庭,母親離開傷心地、倖存的大兒子以墓園的工作為療癒,仍舊會用「他看起來怪怪的」、「腦筋有問題」,來看這樣的人,也許這是社會的常態,在電影裡映照社會的現象時,不難發現我們的生活周遭,也曾經會有這樣的角色,平行於我們的生活。

春風起,撥雲見日
  吹散陰霾的一陣春風,可能就是異性的一個眼神、一個似有若無的情愫,就會因此改變這個不幸的無限迴圈;兩人擁有相同的興趣,彼此又更容易拉近距離,乘風破浪的好手,自然會有共同的話題展開,因此看著過去自己的輝煌成就時,何嘗又不是一個改變的機會?

  創傷後也許真的會有些不凡的能力,或者陰陽眼、天眼通、他心通等等,都可能會是一個神蹟後的使命,可以和已經離開人世的弟弟終日陪伴,也可以和戰死沙場的老友話當年,似乎是他對於自己的人生,有些和別人不一樣的境遇,因此遇到心儀的女性時,多了一些惻隱之心。

  或許不會是亮眼美女,這種鄉村女孩的形象,讓這部電影平添些小地方的浪漫情懷,最終一起揚起風帆破浪,那是走過死亡幽谷後,上帝以憐憫之心將溫暖的陽光,灑落在這兩個受到祝福的人身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