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在西方的文化裡面,一直有著悲劇般的命運糾葛,不僅是狼人本質上的變異,甚至連營目前的身世,都有令人感到同情的悲劇張力,彷彿是一開始就是不該出現的錯誤一般,如同品嚐苦艾酒的滋味,值得讓人品味箇中的既甘又苦的後韻。

  上古歐洲的戰士,最早視狼為戰神的表徵,因此戰士出征前的嘶吼,便是來自於狼嚎,然而到了中古世紀社會秩序淪喪,大家最熟知的野史,應該就是將女性認定為女巫,並且將他們推入火裡焚毀,事實上再同一個時間裡,也有不少的男性被認定為是「狼人」,此時狼人的形象急轉直下,成為邪惡的代表形象,因此同樣慘遭綁在木樁上焚燒的命運,尤其是部份源自於多毛症家族的遺傳,更是遭到撲天蓋地的追剿,有如滿門抄斬般趕緊殺絕,而且這當中不乏是歐洲的貴族。

  歐洲有個貴族近親交往的傳統,因此許多遺傳性的疾病,就在歐洲皇室裡流傳著,各種奇怪的病症,多毛症也是貴族階級裡一項遺傳病症,因此被貴族間說是一種詛咒,因而越不敢面世的結果,耳語自然發酵就成為大家恐懼的投射。

  數百年後的一九三五年,「狼人」首次成為電影的拍攝題材,不過不曉得算不算是詛咒,還是大家對於這個形象太過恐懼,成績慘淡。六年後的一九四一年,綜合了前文的故事背景,貴族的身世和狼人的故事結合,成為今天「狼嚎再起」的母本。

  不過真正到了狼人大受歡迎,還是歸功於恐怖大師「史蒂芬金」的著作Cycle of the Werewolf,當中史蒂芬金再加入法國路易十五時期,正式的文獻紀錄,以銀製成的子彈才能殺死狼人,原著推出就在八○年代大紅大紫,改編的電影就以「銀色子彈」(Silver Bullet)為命名,躍上大螢幕的時候因為當年的動畫技術不佳,在月圓時的變異過程,肢體扭曲、面容改變和毛髮倍增等特效,還造成當時相當的話題,恐怖大師加持之後的狼人,幾乎奠定了今天所有狼人電影的基本輪廓。

  既然百餘年的狼人都在前面道盡,那「狼嚎再起」還有什麼值得期待?「人魔」安東尼霍普金斯的登場。

  安東尼霍普金斯在人魔三部曲裡奠定的螢幕基礎,擁有高貴得體、氣質談吐怡人的社會面相,一眨眼卻又成了冷血毫無人性的魔鬼,由他飾演貴族自然又有與眾不同,但是大院豪宅裡面攀卻又藤紛亂、蜘蛛絲盤根錯節,說不上來的詭異,不需要見血前就讓人感到不寒而慄,蒼老的臉孔和風中恣意飄散的花白頭髮,「人魔」卻完全沒有體衰的形象,厚實硬朗的背膀,讓人不能忽視他的言語,光是看到他的異常沉穩,配上昏暗的電影場景,令人不安的情緒不斷地湧現。

  人魔登場自然要有足以匹配的演員;班尼西歐代托羅光看名字和臉孔,就有一股歐陸血統的氣質,閉起眼睛聽到兩人優雅的腔調對答,光是瘋人院裡「變狼妄想症」的精彩對話,又是一段不見血又可以令人毛骨悚然的互動,錯過可惜。

  「狼嚎再起」可以說是近卅年來的狼人題材裡,最為完整和厚實的結構,又設定在以黑沼澤為名的小鄉鎮,更會讓人感到恐懼不安,貴族的深宅大院、讓人無法摸清底細的貴族、吉普賽傳說的揮之不去,今年的過年檔期肯定讓人無法忘記夜半裡的狼嚎聲。

※執行有償專案合作,轉貼、引用及複製前請先閱讀。著作権保護のため、記事の一部のみ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網路文章轉貼暨重製使用權公告



in89 豪華數位影院
in89豪華數位影院官方部落格
地址:台北市武昌街二段89號
TEL : 02-233150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