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呸!騙子!(Bah! Humbug!)」,狄更斯筆下經典人物史古治(Scrooge)逢人就愛脫口而出的一句口頭禪,在小氣財神(A Christmas Carol)原著中,守財奴史古治好幾次以令人難堪的口吻回應他人的祝福,表現出對於聖誕傳統的厭惡,直到聖誕夜遇見鬼,才讓他從此改掉這個壞習慣。史古治對於窮人更是無動於衷、冷眼相看,自以為是的認為外面的救濟院已經足夠照顧窮人,當募款人告訴他實際上有很多窮人寧可餓死也不願去救濟院時,史古治竟一副不屑的回答:「如果他們寧願死,那最好就去死吧!順便還可以解決人口過剩的問題。」,所以「Scrooge」在英語中成了吝嗇鬼、貪得無厭的代名詞。  

故事裡,史古治是一個靠著自私生存的典型例子,現實下,與史古治一樣靠自私而成功的人也不少。利他群體比自私群體較有機會存活下來,在演化生物學中是很常見的現象,如果群體中的每一分子都願意幫助其他成員,那麼大家的生活將變得更好,但是這也產生一個很大的矛盾:當有越來越多無私的人為公共利益而奉獻時,欺騙就變得很吸引人,因為不必付出的人就可以享受更多好處,一旦無私奉獻的人被愛占便宜的自私鬼剝削,其他人能夠被分配到的公共利益就減少了。

當然,這些潛伏於群體中的害群之馬無法一直占得好處,無論流言蜚語或流放它處,都是讓自私鬼安分守己的最低成本方式,即使自私的人太多,因為害怕沒有足夠的奉獻者好剝削利用,自私鬼們會互相懲罰以減少競爭對手,如同你是群體裡唯一自私的個體,那麼你盡可能所做的就是去確保沒有別人會變得自私。這就好比為什麼球場上有些嚴厲批評打假球的球員,自己到最後卻違規打假球,只有當競爭對手沒有辦法如此做時,作弊才能為自己帶來更多的利益。

言歸正傳,與現實比起來,史古治受到的懲罰相對幸運多了,「過去的聖誕精靈」帶著史古治穿越時光隧道,回憶年輕時候還未被利慾薰心的史古治,重拾最初的善良與真誠;「現在的聖誕精靈」讓史古治親眼目睹各種人生真實樣貌,以及別人對他醜陋的批判,明白自始至終左右著自己的命運,一個叫無知,另一個叫貪婪;而死神化身「未來的聖誕精靈」,揭示史古治理所當然必須為這一切付出恐怖的代價。

如果從過去、現在和未來的「3D」人生中重新找回自我,能使每一個自私鬼敞開心胸,徹底悔悟重新做人,從一毛不拔的刻薄雇主變成幫員工加薪的好老闆,待人仁慈、寬厚如同對待自己的家人,這個世界哪裡還會出現貧窮。原著小說書名《 A Christmas Carol in Prose, Being A Ghost Story of Christmas》翻譯成中文為《看起來是一則聖誕鬼故事,實質是一首以散文形式呈現的聖誕頌歌》,所歌頌的便是心靈的救贖啊!然而狄更斯當初為了解決債務問題而創作出來的題材,想不到一出版就造成轟動,至今仍是最廣受喜愛的聖誕故事之一。

 

畢竟自私自利是人類的天性,汲汲營營於財富的追逐是貪婪的縮影,即使小氣財神的故事搬上大銀幕已不知多少回,還是叫人百看不厭,心有戚戚焉。從聖誕頌歌到 3D 立體動畫,【聖誕夜怪譚】呈現再真實不過的史古治,堪稱最初由約翰李奇繪製小說插畫的立體版,導演將電腦感應器裝置在演員身上,捕捉神情舉動,再以電腦合成多個動畫角色。表情豐富的金凱瑞將史古治的尖酸刻薄詮釋得維妙維肖,並以不同的口音表現各種角色,史古治是正統的英國腔,現在的聖誕精靈是約克夏口音,過去的聖誕精靈則是愛爾蘭腔,觀眾幾乎分辨不出皆為同一人所扮演。除此之外,片中以 3D 立體姿態出現的鬼魂和精靈,超逼真的程度可能連大人看了都害怕,尤其隨著精靈於空中漫步的壯麗場景,穿越時空時片片雪花打向觀眾的身歷其境,更加令人酷炫神迷,如果狄更斯能戴著3D立體眼鏡觀賞自己的作品,一定也會大喊:「Oh! Incredible!」。

(文字 / Sean)

chu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