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istersKeeper-2.jpg 

誰才是守護者?對於這一切的衝突……

 

我並不用特別推薦這部影片,因為,一部好的電影,它需要的不是推薦,而是好好的描述,如此而已。首先,在我們還沒進入正題之前,我們先必須試問自己,如果有一天,要在自身和親友中作出一個犧牲的選擇時,我們的答案會是甚麼?這會是一個兩難,也正是這部電影最大的衝突。

 

相信在此書出版的時候,許多人就已經備受感動,電影攝製完成之後,希望大家不要完全地將自己對畫面的想像投射在電影裡,我的意思是:許多人會將此類翻拍於書籍的電影與書籍本身作比較,離場時總會抱怨連連,畢竟,書和電影本是兩種不同的媒介,想像的範疇也因人而異,當然無法滿足所有人的想像,這樣的比較就失去了藝術本身存在的意義了。

 

 

MySistersKeeper-3.jpg 

 

 

 

故事從妹妹開始闡述,依據他的獨白,我們可以大概了解這個看似溫馨的家庭裡,充滿了「衝突」,健全的妹妹是一個為了醫治姊姊而「打造」出來的小孩,在這個家裡,所有的重心都繞著姊姊打轉,或許,這無形之中也造成了一股壓力,不僅之於姊姊,也在整個家庭裡瀰漫開來,很快,妹妹賣掉了唯一的金戒指,用微薄的錢請了律師,控告他的雙親強迫使用他的身體,他不想再捐贈器官給自己的姐姐了,這關係到姊姊的生命是否能延續下去,於是,在法理情中間遊走的對立自此展開。

 

導演藉著每個角色對於這件事情的觀看角度不同,讓我們體會各自界定的視野也有所不同:一個媽媽該如何為孩子的生命奮鬥,努力延續?一個爸爸該如何平分自己對每個孩子的關愛?站在另一個角度,身為人,一個妹妹該如何在親情與理性中掙扎,你必須想像要獨自對抗家人需要多大的勇氣?然而,身為哥哥的,該怎樣面對這樣的一個家,這個家可以給他的還剩多少?最重要的是,瀕臨死亡的姊姊,要如何選擇面對死亡,位於這樣一個因為自己即將崩潰的家庭?

 

 

MySistersKeeper-7.jpg 

 

 

 

死亡,很可怕,面對那種親情的拉扯也很痛苦,所以,這樣絕佳的劇本,導演不需太刻意著墨,他選擇「好好說故事」,或許這種輕描淡寫是對這個故事的一種尊重,他挑選了許多動人的歌曲,現在還在我腦中迴盪的旋律,有時對比,有時堆砌的方式,勾勒一些當下的情感,很恰當。

 

或許是我對於這種親情的主題沒有抗體,從中後段開始我的眼淚就不自主的一直掉下來,我想與各位分享一些我印象深刻的畫面與對白:接受化療的姊姊,要與同患癌症的男友參加醫院舉辦的舞會,家人用心為他裝扮,特別是為他買了一頂適合他的假髮,男友坐在樓下等待,哥哥與爸爸帶著一種保護與警告的眼神看著他,姊姊下來,果然十分漂亮,大家都很興奮的拍照,只有爸爸默默地站在角落看著,不敢靠近,深怕自己只不住眼淚,此時姐姐走了過去,微笑,只問了一句:「我今天漂亮嗎?」爸爸微笑,卻帶著淚,這種身為父親欠疚的感動,不言而喻。

 

 

Ending%20for%20My%20Sisters%20Keeper%20film%20veers%20from%20Picoults%20book.jpg 

 

 

 

電影將時間點錯置,製造一種呼應的感覺,所以在姊姊剛剛罹癌光頭的初期,不敢離家,媽媽為此告誡他不能這樣永遠逃避,要他下床,他哭著說:「不要說我很漂亮,我知道我不是,不要說我不怪,因為我的確很怪。」媽媽只丟下一句:「好,那就這樣吧!」,轉身離開,沒過多久,隔壁廁所傳來一陣剃刀的聲音,媽媽為了他,剃成光頭。

 

這部電影充滿了這樣的魅力,也許不用誇飾,它就很好看,因為它的情感真摯。最後小小的提醒,在電影快要結束前趕快把眼淚鼻涕擦一擦,否則就會像我一樣,燈一亮,大家馬上發現自己狼狽的一面。

 

 

by Elmo

in89 豪華數位影院
地址:台北市武昌街二段89號
TEL : 02-23315077

mobo54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