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後工作各司其職,堅守本位才能拍出好作品

  觀賞一部好電影的時候,你是否曾想過在這部影片的背後,是多少人付出自己的心血完成的呢?臺灣影藝學院帶你直擊片廠初擊創作營,了解一部電影中,需要哪些幕後工作人的奉獻,才完成一部能讓我們走進電影院,舒適的享受兩個小時的歡樂時光。

監製群的重要性

  一個劇組最少的工作人員就有十八位,你們是以五個為一個單位,所以我要求你們要有導演和副導,因為副導要協調製片和所有創作性的東西,還有攝影燈光組,在一個電影裡面,製片組其實非常龐大,怎麼說他這麼龐大呢?因為一部電影的老闆底下會有兩到三個、甚至是五個就所謂的『監製』這個角色,『監製』這個角色就是所謂的『監督製作』,很簡單就是說他就要控管一定的預算,要有一定的錢還有一定的預算,不管是不是能回收或者是會不會超支,這就是製片他最重要的工作,聽起來很簡單但裡面其實非常地複雜,因為任何一個攝影師和一個導演都會導致一個作品的成敗,也有關於以後產品的賣價。

  以往在台灣新浪潮時候台灣有非常多導演,不斷拍片超支、不斷傾家蕩產、不斷抵押房子去拍片,其實在創作來講是好事,因為他們有所堅持。但,想要有一定的資金,就得要抵押房子把電影拍好,可是在一個監製可回收的範圍裡面,他們的想法是不對的,因為這是個相對關係,為什麼?因為電影最後還是要回收,電影最後還是要上戲院,你只要到了戲院這個通路就會變成產品。然而,這是一個娛樂事業產品,是必須要付費才能進入這種娛樂感官產品,所以製片組裡面最大的就是『監督製作』,他要控管所有的品質、預算,只有精準的算計每一個小細節,才能完整的呈現出一部有品質的好電影。

導演和副導的差異性

  導演組裡面最重要有三位:導演、副導、場記,台灣曾經有一段時間在我這一代,因為電影不景氣的關係所有副導產生了很大一個斷層,其實副導是比導演還要重要,他能讓導演更專心的思考要拍的是什麼!讓導演有一個很強的創作和意念空間,副導是需要很確實和紮實累積十部、百部電影的經驗,因為副導和製片是一脈相承的,他每天都在看報表而不是那種金錢,要知道今天拍了幾個鏡頭,拍了幾個NG,拍了幾尺底片和帶子,那明天我需要多少時間把這些頁數給拍完,需要多少大場面、鏡位,打光需要打多久,他需要幫忙導演去執行這些創作,另外一個方面副導其實很像執行導演,也就是說如果預算大的時候,導演下面還是會有一個助理導演,之後才會有一個副導,因為導演只要提出他的想法,但他的身分是要把導演想做的事情,全部調配好。

  導演難道沒有重要性嗎?這個答案是肯定的,導演當然也必須要有他無法替代的重要性。身為導演需要具備一個很清楚的頭腦和構思,如何將導演的邏輯實現?就需要一個有能力的製片和副導還有一個製作群組,他們必須要支持導演的工作,副導是能夠協調所有的劇組,當天天氣炎熱第一個掏錢請大家喝啤酒的可能就是副導,他就要用任何一個軟或硬的方式去把工作順暢起來,所以製片和副導是非常類似的,台灣有好幾位副導是身兼製片的,但我還是建議大家以後拍片時候要各司其職,如果一個人身兼兩個工作,不但辛苦也比較容易出問題。

攝影指導的工作

  通常前面講的都是電影的情況,接下來還有攝影、燈光、美術,先談談攝影組,攝影組如果預算比較大,就會有攝影指導這個職位。什麼是攝影指導?他就是比較類似意念的東西、創作創意這種東西,好比說有一場戲是國甫老師心情沉重的走進教室,突然在遠方看到一個同學,讓他回想到另外一個年代,原來這個同學是他以前的高中同學,這時候我就需要換上高中制服到校園去拍,如果我是導演就會思考這邊要怎麼演要怎樣拍,這個時候攝影指導就會說:『導演如果我們這一場拍你很呆滯,很木訥表情時候,可不可以用一個高反差來拍。』因為這樣一來,明暗對比會很大,亮的地方很亮,相對的,暗的地方就會很暗,使得顏色會變得非常飽和,效果顏色會變得很亮,看起來會像舊影片,更能呈現出腳色需要的情緒。
攝影指導可能又會說:「如果把校園場景抽成黑白,對比就會變得很小,看起來會變得很奇怪。」這時候導演就會開始思考,應該怎麼著手,攝影指導也會拿出很多參考圖片給導演看,如果說是黑白就會拿黑白圖片,也會拿那種黑白低反差的圖片給導演看,詢問導演的想像是不是這個東西,如果一決定就拿下去執行製作,所有東西不是空口說,都是有憑有據。攝影指導已經幫導演把這兩場戲給加了顏色,加了視覺上面的情緒和明暗,這就是攝影指導在做的事情,也許是導演說的幾個畫面,但是攝影指導就是可以幫導演的想像加上一點分數,變成實際的產品。

打板也要有專業的真功夫

  好萊塢的攝影組裡面會有一個專門打板員,然而,在台灣不是攝影組在打的,是場記在打的,你們知道為什麼要打板嗎?打板的目的是為了讓聲音和畫面能夠同步。我們在拍膠捲時候是沒有聲音的,它只能拍到畫面,聲音則是經由一個另外一個錄音師去錄聲音,在後製剪接的時候,將板合上第一格接在一起,聲話就會同步了,所以我們在現場副導就會喊:大家stand by ok嘛?當所有人講可以時候,他會問攝影師、錄音師、燈光師OK嘛?才會告訴導演說所有人都準備好可以了,副導就會講我們正式來,說:SOUND RAN,然後錄音師就會說SPEED就是正常速度運轉,接下來才會喊攝影機RAN,攝影師或大助按開機後,接下來就會看跑到正常轉速時後才會喊SPEED,然後這時候就是打板喊S ONE1-1 TAKE ONE,抽掉跑出畫面,導演才會喊ACTION才開始演戲,因為聲音要先跑,底片比較貴,聲音可以洗掉重來但影片不行,所以聲音一定要先SPEED,還有攝影機SPEED時候要趕快打板,報完板後趕快抽走,這樣才會節省底片。不然你知道一部電影所有板錢是可以剪成一部長片。
  
  好萊塢的打板專業到什麼程度?你們可以參考侏儸紀公園的幕後實錄,有一隻長頸龍和一個大遠景,一個樹林走道和一個探險家看到長頸龍嚇到的畫面,因為恐龍很大隻,所以板要很大,如果板小是對不到的,他們的板只有黑黑那兩條,可是板是比人還高,打板者是站在後面一拍完便趕快跑,他們會依照鏡頭大小來調整板的大小,如果大遠景板就會很大,如果小鏡頭拍超微距時候,板就非常的小。
而我們台灣場記則是用自己的紙卡,以木夾或曬衣夾塗成黑色,貼在字卡上,然後用奇異筆或白板筆寫字,以微妙的距離插進畫面,一打完就可以抽走,在台灣和亞洲都沒有像好萊塢那樣有自己專屬的板員,如果有預算夠就可以請專職的打板員。
影片的時間限制
  以往臺灣影藝學院的短片都設定再十分鐘,有些學員拍到十二分鐘就被我卡掉了,為什麼呢?因為我要遵守這個規則,我們以前在學校從事創作時候,通常說拍三十分鐘我們就拍三十分鐘;四十分鐘我們就拍四十分鐘,因為在不清楚和不專業的時候,通常都會覺得那種東西很繁瑣,可是這個東西重要到,如何讓觀眾精準知道他的重要,所以我們要習慣規範。就好比廣告影片多一秒多一格都會被剪掉,戲院也是一樣,電影片長九十分鐘就是九十分鐘,如果超過戲院就把超過的時間剪掉,這是一個規範的問題。

影片結果論
  
  其實影片完成之後,不會有人考慮到他的製作過程,包含燈光、攝影等等,我們只會在乎這個片子是否好看。這件事情,聽起來非常現實和非常殘酷,也非常的結果論,可是這個行業就是這樣,我想也不只這個行業,即使是資訊業,寫一個軟體一個程式,看的也只是寫出來的程式系統是不是業主要的東西,絕對不會有人在乎你的寫程式的過程是如何進行的。
拍片過程中是一段非常艱鉅難熬的時間,因為他需要非常大的資金,需要非常多的人,也需要非常多的地球及社會資源,光是搭個景就要砍掉多少樹呢?你需要用到多少油漆和化學顏料?它是無數個資產投入在一個工作裡面,等到你工作完成,這些東西明天東西就拆掉了,這就是拍片。
當人多的環節裡面,一定會有無數個衝突與摩擦,也會有無數件事情是你不願意做的,有可能一天你畢業製作這一年執行裡面,或者是你時間一拉長,你的預算再拉大一點,你就會碰到更多問題存在,所以當你們碰到這樣狀況時候請靜下你們的心,告訴你們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你就會有一個動力幫助你把這件事完成,因為這些事情不單單只是你們學生會遇到,將來到了業界,這些事情一樣會存在。

文/莊豐如

in89豪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